追蹤
大甲媽祖教師研習團
關於部落格
繞境傳千里,祈願到你家 活動開跑
  • 6204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柏曼琪(Mojca Pretnar):回歸到簡易(2012進香手記)

 

  
    碰巧我留在台灣。元宵節過去了,今年的媽祖遶境向南部的旅程日期公布後。得知日期後,我便在等待一個信號,來成為我非去不可的動力,再次的參加進香。接下來,我受到了教師研習團的消息,教授問我今年是否也想要參加;在我今年的目標中還包含一個必要的田野調查及採取資料的研究點子,這一切似乎都指出大甲媽祖遶境是一個極好的機會,也可以利用這幾天旅程的休息,來發現在繁忙生活中被隱藏的新視角。我承認,我是「老古董」,我覺得科技的發達、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常常令我感到失望和難以應付,你左看右看,四周圍繞著的是一群群低著頭不斷玩弄手裡某一種電子設備的人們,每天忙碌的在虛擬世界中生活,慢慢忘記真實的人生是什麼樣的滋味,沉浸在社交網絡上的無休止的對冰冷的機器丟出訊息,忘記了與人接觸及面對面聊天的感動。這讓我想起去年參與大甲媽遶境那無法忘懷的動人經驗,那幾天生活上的簡陋與不便,都不成問題,所有參與的人總是很熱情的聊天、給予彼此關懷,這一切切更超越了語言的障礙,儘管每個人都馬不停蹄的走了二十幾個小時,臉上的表情卻盡是幸福、快樂、滿足。那幾天的生活,帶給人新的希望,新的力量和新的樂觀,我想,當生活回歸到一種簡單,由舒服的軟床換到堅硬的地板上,你真的會開始珍惜晚上的淋浴,可口的飯菜,與我們在生活上通常認為理所當然的其他的事物,了解到這一切真的是得來不易。在這樣的活動有機會重新注意到與享受大多數的人在日常生活中不必擔心的這些基本的事物。事實上,對於那些老一輩的人來說,那些跟媽祖一起走過三十、四十個年頭的信徒,如今的進香方式早已改變,聽他們的敘述,對我來說,以前的方式是很難以想像的。不管怎麼樣,我早已沒有任何的理由阻擋我前去第二次的遶境,所以,我隱藏自己在教師習研團的帽子下,攙雜在群眾之中。


  
對我來說,第一次的經驗,花了所有的注意力只夠了解整個行進過程和活動的基本概念,而這一是次的我已經具備了基本知識,更能夠多認識所有我們途經的地方及人。

  既然已決定,我便計劃沿途收集一些民間故事,認識這些不在意i-phone是什麼,生活簡單、喜歡與人分享和談話的人們。我希望這些人能夠與我分享自己的童年回憶,任何從他們的阿公、阿嬤及長輩們所流傳下來的故事,或是更多跟媽祖有關的民間故事。這對我來說,將是一個很大的挑戰,讓我克服時間和語言的障礙,我相信這次旅程所學習到的,絕對遠超出我所能夠想像的。



  經過兩個失眠之夜的疲勞,寒冷潮濕的天氣與大風吹散了現實生活中的緊張,我突然意識到,我顯然極有可能再無法做任何計劃性的工作,但這個理解確實並沒有困擾我,因為遶境所帶來的是這麼多意外的驚喜和不能被預知的元素,而這些感覺和體會讓我持續忙碌在整個行程中,我並不只是想五顏六色的繞境本身,除了大甲媽祖繞境以外,我哪時還會有機會在美麗的台灣鄉間下走一走,甚至走在一切茂盛的春天時節呢?如果你住在城市裡,哪裡會有機會讓你的眼睛浸淫在在廣泛的淺綠色稻田之中呢?我什麼時候有機會再看到花生的葉子生成如何,與台灣人在田裡種哪些特別的蔬菜呢?許多在台灣種的植物在歐洲都不能種。在台灣,你旁邊需要有一個尚未完被全都市化的台灣朋友,仍然知道這些植物叫什麼,並且如何生長,一一展示給你,這顯然在現代的青少年之中是相當罕見的。我哪裡還有機會觀察,米粉是如何做的呢?什麼時候,我可以看到和嚐一嚐在城市平常看不到的各種台灣傳統的小吃和點心呢?什麼時候你有機會觀察台灣傳統的民居,在這一切慢慢都都市化之後?如果你要看到這一切,你真的需要走路,任何其他方式,都不會讓你沐浴在充滿香菜田的氣味裡,在身上嗅到了茉莉花香,步行在盛開的木棉樹的隄頂大路下,最重要的,讓自己被熱情的台灣人寵壞,所有的食品和飲料或更補的事物--支持你的幾句話。

  
    口袋裡的錄音筆總讓我感到著急,渴望得到一些有用的研究材料,幫助我完成田野調查,所以,我不斷在尋找旅途中的機會和勇氣來採訪,一個個的詢問,從信徒和人們當中收及有趣的民間故事或是關於信徒個人的故事,亦或者跟媽祖神奇的法力保佑有關之故事,我們有時候都需要聽到感動與啟發人心的故事,幫助我們恢復失去的希望和信心。當他們開始敘述他們的經驗時,在每位信徒的眼中可以看到無比堅定的希望與自信的閃耀光芒,促使他們甘願每年為此徒步走過整個行程。我聽到一個學生的故事,曾有學習的障礙,必須比別人更努力奮鬥才通過高中,但是透過媽祖的幫助,令所有的人驚訝萬分,因為他考上了最好的大學;我也聽到媽祖當媒人的故事,兩個信徒在參加進香時認識,後來成為夫妻;我又聽帶旗子的幾位阿嬤的故事,他們參與遶境好多次,每次的目的都是希望家人平安順遂,特別是對孩子的祈禱,如學習成功、解決健康的問題、得到一個合適的配偶等。


  
    令我特別感動的故事是拿旗子的阿嬤說提供的。有一天,我們有機會跟繡旗隊一起休息,「我們大多數都是阿嬤」,他們告訴我,她們之中有一些已經七十、八十歲的帶旗子者,都十分熱情並願意與我分享,不害怕可能的不便,由於我生澀的中文與我對台語的完全的陌生,這樣的情況對他們來說似乎並不是問題。有一些阿嬤只能說非常有限的國語,但是跟她們聊天可以發現,我們都能夠互相理解對方的意思,這讓我意識到,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何其簡單,如果是面對面的溝通,當你願意敞開你的心,並試著去了解或感受到對方想表達的,一切就變得淺顯易懂。這也讓我覺得,有多少的談話藉由電子機器來傳遞時,也在過程中失去了原本的意涵。那些阿嬤在行進過程中的重要任務,就是帶旗子,他們雖然很累,卻時時對我表現出母親的關愛:「你吃飯了嗎?你吃不夠......」,她們不就正是媽祖恩慈的顯現,她們的溫暖照耀在她們的整個行動。

  感謝雷先生的幫助,我成功採取到我想尋找的故事。一位八十三歲的與已經第四十二次參加進香的陳阿嬤跟我們分享自己的經驗與聽過的故事。陳阿嬤(跟許多其他年長的參與者)常常提醒我們,現在跟以前很不一樣,那時候都沒有汽車、自行車,參加者也不多,而路上也沒有多少人願意提供食物給進香團,當初的情形,現今是很難想像的,必須步行整條路除了旗子以外,行囊還包含一個禮拜的乾淨衣服,因為衣服任何時間都必須是乾淨的,帶著一整條路上的廟裡拜拜儀式中運用的金子,而且還必須擔心,哪裡可以找需要的食物。陳阿嬤也分享了一些神奇的故事,不僅有她記得,好幾位多年參與者也會記得,例如,有吝嗇的農民不願意與他們分享一些土豆,結果,他當年的收穫就很窮,土豆的大小比別的農人小;另外一個故事說,以前的進香團在行經大肚溪時,她們必須過溪水,但當時還沒有橋,突然水就消失了,給了步行者機會穿過它,他們越過溪水後,水就再次上升。陳阿嬤也記得,天氣也會幫助他們通過進香,雖然要下雨,但是雨會跟在他們的後面,不會讓他們淋到雨;她與我們分享更加神秘的親身經歷,有一次,那時候帶旗子者跟著媽祖的轎子一起走,但她需要去廁所,她知道,上廁所必須脫下衣服與拜拜的設備,需要較長的一段時間,而隊伍這時很可能會離他遠去,於是,她向媽祖祈禱,祈求等待她,然而上完廁所回來後,遊行隊伍早已離她遙遠,她為了追上隊伍開始快跑,一邊跑一邊向向媽祖祈禱,請隊伍能夠等待她,她閉上了眼睛,一張開就突然發現自己在帶旗子隊中間,繡旗隊中有人問她,她是如何跟上隊伍的,她根本不知道,似乎是她聽到媽祖的聲音,讓她閉起眼睛,而媽祖運用這樣神秘的和難以理解的方式將她平安送至隊伍之中,因為這就是最快捷的方式,所以就不用等待她。

  

   這樣的激勵與感動人的故事和研究材料,對我來說,是滿滿的收穫。整個旅程上我飽嚐這麼多的順境或經驗,儘管天氣會冷要下雨,我們有這麼多的運氣,甚至我們帶的雨衣都派不上用場,走了幾天幫助我釋放脊椎所積累的壓力,更欣賞了美麗大自然的多元揭示方式,尤其是​​在春天時,幾乎被人遺忘的文化元素也來幫忙所有人放送心情。那幾天的成功遶境雖沒放上網路,因為電池沒電,甚至連手機都不能用,但我存活下來!不僅存活下來!幾天由舒服換到簡易,平常現代的年輕人都受不了,但也因為這樣的經驗,給我機會認識一些能夠啟發與感動別人的人,我永遠會珍惜他們分享的希望,以讚美和支持的話鼓勵我,讓我身心靈得到放鬆並抱持著感激,在這溫馨的環境中,我真的找到了全新的視角。誰會想的到,我甚至摸到文昌筆與受到了報馬仔的紅線呢!好吧,這最後兩個保佑的結果怎麼樣,我想可能需要時間來證明,不過,總是有明年…

延伸閱讀:
進香採訪手記/柏曼琪(Mojca Pretnar):在媽祖溫暖的擁抱裡
報導影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