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大甲媽祖教師研習團
關於部落格
繞境傳千里,祈願到你家 活動開跑
  • 6204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進香採訪手記/柏曼琪(Mojca Pretnar):在媽祖溫暖的擁抱裡

「咦,阿兜仔?外國人?」「她是誰?」「她是哪裡人?」「她會說中文或臺語嗎?」「妳為什麼來這裡?」「為什麼對這件事有興趣?」「妳對媽祖有什麼想法嗎?」這是我所參與的九天大甲媽祖繞境期間,最常聽到的問題。最初幾個問題是很容易回答的,而且比較不著邊際:「我來自歐洲的斯洛維尼亞,會說一點中文,但不懂臺語,我對臺灣文化深感興趣。」但是,回答後面幾個問題就很難。這些經驗究竟給予我什麼呢?

  我想要相信,我在亞洲已經待了夠長的時間,當中的經歷足以覆蓋我一些歐洲人的特徵。至少,臺灣這塊土地以及臺灣人,在我的生活中產生了重大影響。兩年之間,每當有時間、有機會,我便繞一繞臺灣,遇到了很多獨特的地方、經驗、事件與人,總讓我吃驚,獲得啟發和感動。毫無疑問,臺灣,不僅對我,對於一般西方人而言也是一個了不起的國家,提供大量令人難以置信的寶貴經驗。這給我一種感覺,彷彿這兒的世界是旋繞向相反的方向,而這樣卻是好的、美的。以前我參加過一些臺灣節日活動,如王爺燒船、端午節的賽龍舟、元宵鹽水蜂炮等,但萬萬沒有想到,大甲媽祖繞境留下了更為深遠的影響。

  我來臺灣不久就聽說過這個活動,旅遊用書上大力推薦它,認為它是一個「必看」的慶典;但是我沒有立即把它放在我的臺灣行事列表上。有幾個原因:這個活動需要花上幾天的時間,還需要良好體力去適應高溫,而且我缺乏諸如到達途徑及休憩旅館等訊息。而且,作為一個內向的人,一個傾向於逃離人群的人,我若受到太多的注目便會感到壓力,即使都是善意的眼光。基本上,在城鎮或一些偏遠鄉村之中,我都能得到真正全心全意的臺灣式熱烈歡迎,這樣的情況滿足我的自尊心,使我對自己感覺良好,但這是另一回事。參加一項盛大的儀式,像節日活動這樣的大事,就截然不同了。我無法在人群中隱藏自己,而若受到太多人注目,我會覺得十分不自在。尤其這些節日大多跟宗教、信仰或傳統有關,擁有某種儀式,而外國人對這些或多或少是陌生的。讀過相關資料是一回事,但真正親身參與,又是另一回事。所以,加入了教師研習團對我而言是非常幸運的;團員擁有多年參與經驗,對整個過程、環境、其他參與者,以及所有歡迎旅客及提供食物和飲料的在地人都很熟悉。所以他們提供了我一個舒適的環境,一堆豐富到我如今還在慢慢消化的訊息,以及輕鬆的氛圍和整個行程規劃,我非常感謝所有的幫助。經過教授的好意,協助我加入團體,我計畫了約一年,準備參與此活動,但那時我還不知道,它會出現在這麼一個合適的時機。參與活動之前,我正處於絕望中,因為生活中某些事情出了很大的差錯,而我無法將它導上正確的軌道。這種情況下,你沒有選擇,只能「把一切放在上帝的手中」。逃避現實世界,沉浸在與平凡生活迥異的環境中,看似是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

  如果必須在我參與的2011年大甲媽祖繞境中,所有令人驚訝的奇妙經歷裡頭選擇一個來記述,最動人心的肯定是「人」。各方面的參與者匯聚為一聲巨大的暮鼓晨鐘,值得被國際社會注意到、聽取到,因為其中大部分的事簡直令人無法想像:人們忘記利益、不分你我,服務他人只是因為你做得到,無論是服務你關心的人,或只是一些經過你房子前面的陌生人。

  首先,有參加步行、騎自行車或駕駛的人。我所聽到的是,各人總是有一個目標,不論是對媽祖有所請求或感謝。比如,西方人,包括我在內,往往會想:這樣的慶典提供了至少一年一次好好伸展雙腿的機會,並利用步行活動來理清混亂的頭腦,畢竟,按照人類學家說法,步行是使我們成為人類的象徵。但這裡的參與者似乎沒有這種傾向,沒有人只是為了娛樂,或單純為了運動而參加;也許正如有人說的,這類的人只會參加一次。人們參加步行甚至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他們所愛、所關懷的人。步行三百六十公里,九天八夜,並伴隨明顯的睡眠休息不足,經常行走於豔陽和高溫氣候下,這些已經需要堅強的意志和良好的健康;如果還要攜帶行李,整個行程會變得更艱困。這些條件看起來並無樂趣。我相信,這行程使得此活動成為一個盛大的媽祖祭典。在這些條件中,你會對自己感到驚喜,看到自身擁有之前不曾發覺的能力。也有一些神奇的情況是,看起來你總是受到照顧——你渴,而幾公尺前就有人為你提供一瓶水;或步行中你的腳受了傷,有人給你一種藥膏,甚至為你按摩;你心生放棄念頭時,有一個人追上你、鼓勵你。所有這些「巧合」,可能算是所謂的「媽祖的保佑」。這些也讓我想到:為什麼在比較長時間的步行中,我會頭疼,產生水泡和不舒服的腰疼,但是接下來走幾天長途時,缺乏休息且高溫狀況下,我卻沒有任何的不適呢?為什麼所有的食品接觸到熱空氣,成千上萬的人經過它旁邊,而食物仍保持乾淨、美味,不會造成任何汙染?

  另外有一些人以其他方式祭拜媽祖。他們耗費十二分的努力、時間和金錢,最重要的是——十足十的用心,準備食物和飲料來支持步行者和其他參與者,歡迎他們一如歡迎媽祖路過,設施慷慨共用,而都不曾想要得到什麼回報!甚至往往有人付出他所有的善心,堅持提供給你某些東西,你若不取反而顯得失禮。知道這些人自身可能並不富有,但仍願意作出貢獻,是真正觸動人心的事。這些人創造出特別的氣氛,使所有人都能感覺像共處於一個家庭裡,感覺能夠理解彼此。實在沒有足夠的「謝謝!」言語來感謝他們,我只打從心底希望,媽祖會保佑他們!我從來不曾看過或聽過任何類似這樣的事,所以這的確是一個感人的經歷。我希望每年都能來這兒,即使一天也好,至少是為了看見和記住:世界是如何轉向正確的方向。看見——最弱的人被照顧,彼此互相幫助,以及人們如何遺忘自身利益,捨己付出。看見——這些情況並不只是在烏托邦才能實現,實際上是可能的,而且已經實行多年,給予者和接受者兩方都同時得到很大的快樂和幸福。這種服務人的感動,也使我想要這樣做。

  這種活動的概念沒有什麼特別的。來自基督教或天主教的傳統,有一些朝聖持續了數百年,如西班牙的聖地牙哥朝聖之路,或在中東的亞伯拉罕路徑。這些朝聖比較私人化,從而減少噪音和趣味。而使大甲媽祖繞境變得這麼特殊的原因,就是上述那些人們。西方的朝聖中,遊人和提供住房者最後還是會衡量所花費或賺得的利益,但媽祖繞境整個最終概念仍集中在雙方受到的媽祖保佑。

  我無法清楚地解釋參加這次活動的理由。我不能說自己是為了宗教的目的。在我的故鄉,「宗教」是一個敏感的主題,人們往往避免這種談話。不幸而眾所周知的是,在現代,宗教仍然會產生仇恨,掀起戰爭,甚至最基本的真理都被遺忘而消失了,距離「宗教」的拉丁詞源內含意義「連接」已經很遙遠。宗教往往變得相當有破壞性。但是臺灣人不同,不僅在如此的節慶裡,即使日常生活中許多方面,也表現出完全不同的態度。這種情況確實是很好的例子,告訴我們,宗教如何以並非咄咄逼人的方式,對人揭示基本真理。而且這個活動也歡迎不同宗教信徒,使他們有機會了解他們的信仰,給尋找人生意義者一個機會,學一些基本的真理。這可能也是我有興趣參加這個活動的理由。

   旅行結束後,我又回到平凡的、自私的、戰鬥求進步的生活。幸運的是,回程火車行進時間花了大約三個小時,給我一些時間慢慢調適。家裡有令我吃驚的一個好消息等著我:當我脫離原來世界時,至少已有一部分的問題得到解決。是巧合,還是媽祖的另一個保佑?這都沒有關係,因為行程中第二天,我已經發現自己開始計劃明年如何再次來到這裡;先好好預作準備,才能走完整個路程。我也希望,這感人的氣氛會持續伴隨著我,直到下一次活動來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